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炮灰攻略 > 343、励志剧 大结局

343、励志剧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卫门叶氏紫鹃,给丈夫送行的话是:“你放心走,做你该做的事!不用挂念我,我在这里等你回来。……你要战死了,我会给你守寡的;你们要是守不住这九万里山河,让胡人践踏家园的时候,我会自杀给你殉节的。”好吧,虽然前几日卫若兰妻叶紫鹃对“丈夫缅怀卫老将军父子的方式的建议”一事,被当时在场的某些军官传开,已经够特别的,但是起码说上激昂奋进。今天这话……好吧,也算刚烈。但是这是送自己的亲夫上战场之前说的么?好吧,虽然听到的,不管是准备出征的军人,还是送行的亲友都不得不说这话不能说吉利,但是绝对够激励:你去保家卫国,活着不用挂念家中;战死沙场,妻子会为你守节;而如果不奋力杀敌,兵败国破,你的爱人能做的只有自杀殉节了。还有比这更激励士气的么?起码一时之间,出征的军人们,甚至送行的家属们忘了个人的离愁别绪,不禁思考一下家国破碎的可怕。于是这话居然能在这个生离死别的时候传来来,或者只能在这个生离死别的时候传来来。以至于,紫鹃目送卫若兰远去的时候,后面经过的军士们都不禁侧首望一眼这个用如此刚烈的诺言送夫出征的女子。那个女子挺拔的站在路边眺望丈夫远去的方向,宛如那怒放在早春料峭寒风里的白玉兰,绰约新妆玉有辉。不知道谁家一位体面的老太太,在大军开拔之后,不知道从哪里听了叶紫鹃的这段送行词,特意派人拦住紫鹃的车,要求见上一见这个……女子(形容词请自己填写)。当老太太知道了叶紫鹃的身份之后,只是说:“原来之前卫家逆子一事里的叶紫鹃啊。当时我只说卫家老五疯了。如今看来还是老婆子狭隘了。你不能算个好姑娘,不过却是个好妻子。”这是夸我的?紫鹃笑着说:“老夫人谬赞了。老夫人如果指的是我刚才的话,其实差不多大部分妻子都能做到。”“是的,大部分妻子都能做到,只是谁会在送行的时候说出来呢。”好吧,人家都是含蓄内敛派的。其实不光这位老夫人对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子的刚烈言行表示欣赏,高墙深院里不少老夫人们都有说出来或者只是心里想想的赞赏。不过紫鹃不知道这些,就是知道,紫鹃敢赌上自己全部嫁妆,这些现在说欣赏自己的太太老太太们。要是选媳妇的时候一定不选自己这个类型的,哪怕没有门第身份的障碍。这样的女子只能放在别人家里保持距离,才是美好的。另外。后来紫鹃知道这位老夫人是谁了,她的长子就是卫若兰的顶头上司,而且在这次战争中,她失去了她为之骄傲的长子,也失去了心爱的幼子和三个孙子。但是这是一个把悲伤藏在尊严和荣誉背后的母亲。紫鹃一直尊敬她。送走了卫若兰。就算紫鹃心里也空空的。不过紫鹃这样的女子不会浪费时间在无用的思念上,有这个功夫,努力打点一下家业,不能等丈夫等成王宝钏那样吧。话说回来,紫鹃一直困惑,宰相千金就算没有嫁妆。也应该有些职业技能吧,靠着刺绣抄书,哪怕做点脂粉什么也不应该落魄到那般啊。好吧。只能说是戏剧艺术需要的夸张。而且紫鹃还有其他要关注的事——林黛玉的身孕。林黛玉的身体虽然这几年好起来了,但是怀孕生子对娇弱的身体还是很大消耗的。紫鹃快把她能找到的医书上关于孕妇保健的部分翻烂了。还是来做客的卢老夫人听说这事,说:“你这孩子是费心的,可是女人生孩子这事啊,不能照着书生的。书都是男人写的,这女人的事必须女人的经验。”可是居然这个年头的产婆们根本没有教材。大部分压根不认字。紫鹃对生育有些恐惧症了——被害妄想症的延伸。只要一有压力,紫鹃的被害妄想症就会严重起来。是的,紫鹃悲哀的发现,她的被害妄想症并没有因为在这个世界成亲安顿下来就不治而愈。难道要跟随一生了?好吧有就有吧,有助于提高警惕。不过紫鹃注定不是能保持谨小慎微的方式生活的,只能习惯与从各种蛛丝马迹里发现异常,从而采取某些预防措施。不过,也许不是每一件事都能预防的,但是却真的可能改变很多。京城的人家们除了有子弟出征的,在送走了北上的禁军之后,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在他们眼里,战争还太远。可是一件令人震惊的消息打破了京城又趋于沉醉的气氛:卫元帅战死殉国,尸骨未寒,好吧,甚至还没把尸骨运回来呢,他异母弟弟卫二老爷通政使卫卫力扬居然被查出私通外敌。这个消息是小谢告诉紫鹃的,听了这个消息,就算是紫鹃,也是手里的茶水撒了自己一裙子都没知觉。不过小谢安慰说:“你不用担心,若兰应该没什么事。虽然这等事必然满门抄斩的,但是若兰之前已经被逐出家门,族谱除名了,按律株连不上他。”紫鹃缓了一下,才把茶杯稳稳放回桌面:“按律株连不上?可是这等里通外国的事,而且还是这边境危机之时,真的被清除家门就能逃到过么?”小谢却安稳的很:“你想的倒是没错。不过这事也不是那么绝对,里面涉及卫家的情况可是错综复杂的。这卫力扬里通外贼,最初的线索可是已故的卫元帅提供的。就是说卫元帅最早怀疑这逆贼有不轨之谋,但是苦于没有抓到证据,但是事关重大,还是密报提刑按察使司。可惜边关不稳,卫元帅急于回边军,谁知却被这逆贼钻了空子,不但屡次狡猾的杀人灭口、毁灭证据。还和军中叛徒一起勾结外敌谋害了卫元帅和其麾下横威军。而若兰是卫元帅亲自逐出家门的,不会被认为是另有图谋。”紫鹃回想当时情景:“只怕当时卫元帅如此利索的把若兰逐出家门,可是有所其他考虑的。”小谢点头:“现在看来是的,卫元帅应该是只怕卫家因为卫力扬折进去,不想若兰被株连,正好有你这件事,就顺水推舟把若兰逐出家门了。”紫鹃盯着他问:“你当时怎么看的呢?”“当时……”小谢多么精明的人,马上明白紫鹃真正问的是什么,“当时我们家也真的不知道原因,其实还是很不满的。好吧。我们家确实和卫家不和,其实防备的是卫力勇和卫力齐,就是卫家三爷和五爷。其实也不过家族内的斗争。真没想到卫力扬能这么胆大妄为,居然敢叛国。还是卫元帅离京前密告之后,才明白卫元帅的苦心。这叛国之罪,就是卫元帅有首告之功也只能保住卫元帅一脉的,所以对若兰的生路。似乎也只有这样安排了。说起来还是你的功劳。”这就解释了卫元帅为什么对不过少不更事被九尾狐勾引的卫若兰如此绝情了。不过谢家真的就这么简单么?紫鹃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的,反正不管谢家和卫家有多少恩怨,总是不想害卫若兰的,这就够了。紫鹃不明白:“卫二老爷作为朝中高官,怎么会出卖自己的国家?”紫鹃两世为人都理解不了汉奸这种诡异生物。小谢很认真的考虑。最后回答:“我也实在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里通外国,出卖家国的。不过这卫力扬的下属供认的说,卫力扬亲口说的是因为嫉妒。他是庶子。母子两人一直被嫡妻压制,他父亲的继室宁可宠爱占据了嫡长子地位的兄长,也无视专门讨好的他。而他无论如何努力,总比不上嫡长子的兄长,所以就想要另辟蹊径。超越兄长。别问我这逆贼怎么个思维,我也不明白。”好吧。紫鹃相信他不明白,不是因为他本是嫡子,而是正常人类是无法理解禽兽汉奸(这么比喻有点侮辱禽兽了)的思维的。既然是卫元帅首告,又是卫元帅亲自把卫若兰逐出家门的,那么应该能对卫若兰网开一面的。当然关键原因还是怎么也得看看谢家面子吧。不看僧面看佛面,为个按律都可以不株连的卫若兰,撕新任皇后娘娘的脸,可不是明智之举,何况作为侦破此要案的按察使不是别人,正是谢家二老爷。起码小谢转达他叔父的含蓄意思,紫鹃应该不用担心。果然,卫力扬一案,牵连甚广,不光卫家五房——应该是四房,卫元帅一脉还是烈士,不予牵连,连卫氏一族近系族人全部下狱。但是罪犯名单里没有卫若兰,卫叶氏紫鹃还安安稳稳的坐在家里,甚至卫若兰的军职都没受到影响。紫鹃不禁想要是没有自己出现,卫元帅和谢家会采用什么方法呢?其实,紫鹃不知道的是,其实关于卫若兰的事,并非真的轻松过关。谁让今上平生最爱就是玩弄人心,甚至无关帝王谋略,只是爱好。皇帝陛下就问起新婚皇后:“卫元帅真的到离京前才密告给谢大人卫力扬的罪行么?”皇后娘娘虽然年轻,脑子不慢:“陛下这话是暗指臣妾的叔父玩忽职守,拖延调查卫力扬叛国一事么?”陛下说:“当然不是说谢大人拖延,只是寡人想卫元帅把你表兄逐出家门的时机太巧了。你们家难道没有怨言么?”谢皇后浅笑:“怨言自然不少的。可是我表兄自己坚持宁可被家族除名也要娶叶氏做正妻,卫家又怎么容叶氏这样出身的女子进门,最后闹到如此地步,也算我表兄求仁得仁,得偿所愿,就是代价太大了点。这事上,我家毕竟是外家,对此也实在无能为力,卫元帅为人又最恨子弟沉迷女色,我家只当他对我表兄彻底失望,所以如此绝情。说起来。那卫元帅离京前去我叔父家中,我叔父就因为此事抱怨在心,拒绝见他的。还是卫元帅坚持,叔父才肯待客的,结果居然是这样重大之事。”谢皇后面上笑靥如花,其实心里想着:你估计都不知道调查卫元帅什么时候,如何见我叔父密告此事的过程,都多少遍了,还有什么怀疑的,非要敲打一下我们谢家不可么?就是因为我叔父办了如此重要的事。就要赶着敲打我一次,好让我传话回去,全家戒骄戒躁。我们不是白痴。你这品性,我们敢不谨小慎微兢兢业业么?!皇帝老儿也不知道是没敲打够皇后娘娘,还是真的好奇:“这叶氏真的能迷的你表兄不惜判出家门么?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子,什么女人他没见过,娶做妾氏还不够?”皇后就说:“这叶紫鹃要是肯做妾氏。那我表兄还闹什么?要说这叶氏也不是贪图富贵,要不我表兄被逐出家门,她又能得到什么?只是,这叶氏说了,要的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人家说不想做卫家的五少奶奶。但是一定要做卫若兰的妻子。我表兄是个实心眼的,于是不惜被逐出家门也要明媒正娶她。”“这卫若兰心眼是够实在了,”皇帝八卦起来也不比八婆差:“都说那叶氏是九尾狐狸精变化成的。所以迷惑卫若兰手到擒来。合阳说那叶氏虽然出身低微,但是十分精明干练,南安王妃也十分欣赏呢。”皇后思量:合阳公主还来掺和一脚?一定是她那婆婆南安王妃教唆的,这公主这把年纪了还这么好骗,怎么在宫里活到出嫁的?这南安王妃想要做什么?当年可是我哥哥和表兄——还得加上叶紫鹃。救了她的命的。皇后就说:“陛下不知,这叶氏出身低微不错。精明干练倒是其次,为人特立独行又重情重义的,可不是能吸引我表兄的。”“如何说呢?”皇帝的八卦爱好,可能有助于他收集情报,分析人心,但是对皇后来说,真心烦。不过烦归烦,皇后讲了叶紫鹃的种种,包括卫若兰遇上的,她哥哥遇上的,重要强调林家相关的:比如除夕夜私祭林家先祖。(这个紫鹃都不知道谢家知道这事)比如和贾府斗智保全林黛玉的财产。(这个皇帝你自己都下过旨意厚待林家遗孤,只怕知道的比我还详细,还问东问西为那般?)比如南安王妃遇刺的时候,紫鹃不顾情况危险四处寻找林家小姐。(南安王妃,你既然想要插上一脚,那么我得好好给皇帝陛下表表我哥哥和表哥救你性命的功劳啊。)比如因为小心谨慎而逃过了险些被邻居牵连而致使灭门之祸。(这个案子的结果,紫鹃之后就没时间关注了,当然就是关注也没人告诉她真相,最后公布的结果可是抢劫杀人。不过显然谢皇后居然知道真相,原因无他,因为内幕就是紫鹃倒霉的住在了卫力扬的联系人之一的隔壁,当时还不知道后头还有卫力扬呢,但是涉及国家安全,所以连证人紫鹃也被关进刑部数日。这件事事关朝堂大安,皇帝你可是比我清楚多了,非要我来讲,你不知道这样很变态么?)当然,皇帝也许不是变态,只是喜欢从另外一个角度听人叙述他已知的情况,加以分析,然后……,天威难测,谁知道皇帝想做什么,或者真的只是变态。皇帝就问了:“那叶氏不过侍女出身,怎么能有这般作为?”皇后回答;“有些人天资过人,不在出身良贱。我婶母评论叶氏‘可惜无运做钗裙,枉费此生才’。”不管怎么说,经过皇后娘娘的努力,皇帝终于相信了卫若兰真的被一个天资过人的女子吸引,这个女子又够奇怪,不做高门良妾,只求小门户里能“一生一世一双人”。其实是因为皇帝先生的情报收集癖,早知道了关于卫若兰妻在送丈夫出征时候的刚烈诺言,所以还是相信这个女人与众不同。不过驭人之道,要一张一弛,刚敲打过皇后(身后家族的气焰),就要表示自己还是能被皇后所说服的,这样皇后身后的家族才能死心塌地的效忠自己。现在卫若兰是没事了。连带紫鹃也安全着呢。不过这里还有其他问题,就是卫家除了在前线的卫若兰(现在也不算卫家人了)都进了大牢。那么卫元帅父子的尸体和卫夫人怎么办?当然卫元帅死后还是卫元帅,还有谥号,尸体么,自然有什么人比如旧部什么的,就是没有也有皇命的人运送回来。可是问题是卫夫人,这卫夫人是个柔弱温柔的女子,结果心爱的侄子刚被逐出家门,还没伤心够,丈夫和儿子都战死了。她就一下子垮下来了。虽然有侍女照顾,但是这样的状况,绝对不能迁移。可是鹏城都快要成前线了,老百姓都开始后撤了,卫夫人按朝廷安排应该随着丈夫和儿子的尸体一起回京的。紫鹃从小小谢,就是小谢的堂弟谢楷那里听了这个消息,想想卫若兰每次说起伯母的感情。紫鹃想了想,问谢楷:“你说我要是去照顾卫夫人,她看见我不会病的更严重了吧?”谢楷这孩子不光长相和卫若兰有相当相似的地方,性格也很有几分相似,呆萌呆萌的,看来卫若兰的性格可能有母系遗传的原因。小家伙很认真的看看紫鹃说:“表嫂。你有什麽意思请直接说明白,要不我听不懂?”好吧,小家伙对紫鹃和小谢时不时的打锋机式的对话有些意见。在他看来是“两只狐狸对话呢”。不过紫鹃今天的话,自认为是超级大白话啊,:“我是说我去照顾卫夫人的话,卫夫人不会因为看见我,越想越气病的更严重了吧?你们这样的人家的想法。应该你们多少能猜到些吧。”谢楷冷静的说:“原来你是真的想要去鹏城看卫夫人啊,我以为你又说什么奇怪的话呢。因为你说太离谱了。卫夫人会怎麽样我不知道,但是你根本到不了鹏城。”什么叫离谱啊?紫鹃前一世从小听着“谁说女子不如男”长大的,不过出趟门的事,就是打仗,多点风险罢了:“为什么?我虽然是个女人,但是我……”谢楷解释:“鹏城是北方驻军总营所在地,重要的军事要地,如今战事一起,只怕早戒严了,只许出不许进的,你根本进不去。何况路上的情况,你疯了才要这个时候去鹏城的。打仗的事,不是和和平时期一样明确画出分界线的,敌军完全可能随时偷袭后方的,尤其鹏城附近更是会被重点袭击的,为了切断鹏城的外援和给养。这样的情况,你怎么可能走到鹏城?卫夫人见到你添不添病谁知道,但是真听见你路上出事了,那一定会添病的。”紫鹃听了似乎是真的这么严重,本来还说找江随云帮自己办个路引就上路呢,不确定卫夫人的性格,先问问谢楷吧,结果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只是:“你倒是对战争的事很了解啊?”谢家是读书人家,出了小谢这个另类还是因为有他兄长在,而他本人在兄长的光芒下压力太大的特殊选择。难道谢家现在风向变了,流行弃文从武了?会把两位谢大人气死的。谢楷说:“这都是表哥没事了讲的,我记了这么几句。”男孩子不管学什么的,对军事什么的多少有些兴趣。不过紫鹃还是有些不死心,不管卫夫人病的如何了,她去了一趟,哪怕卫夫人不肯见她,她转身再回来,起码也算尽过心的。要不只怕卫若兰这孩子以后都会遗憾未能孝敬伯父伯母的,这孩子一大缺点就是钻牛角尖,而且紫鹃算是亲眼见到他和他伯父堂兄的感情有多么深厚了,那么伯母的事,一定让他抱憾终身的。所以虽然紫鹃知道这个时候最好少沾卫家的事,包括卫元帅这个大义灭亲,战死沙场的英雄也一样,离得越远越好。虽然不至于招来祸患,但是闲话会少不了。可是紫鹃千锤百炼了这么久,最不怕的就是闲话了。至于危险么,紫鹃才发现真的爱上一个人,你能为他甘心冒任何危险的。于是紫鹃又去江随云那边打听一下,江随云看看紫鹃:这么精明的女人,原来一动了感情也变白痴了。爱情什么的真是可怕东西。我这辈子也不要沾上。江随云和谢楷说的一样,鹏城的情况,路上风险太大,就是万一运气爆棚真到了鹏城,她也进不去城门。江随云一摊手:“不是我不帮你开路引,我就是帮你弄到能进鹏城的通行证,现在鹏城守将是闻人均那疯子,说不定怎么不对劲了,就不管不顾的把你当奸细砍了。你也不用太担心,卫元帅可是被圣上表彰的军中楷模。他们的尸骨和遗孀会有人妥善照顾的,比你这么冒冒失失的去好的多。再说,说句实话。现在这时候,你还是别沾卫家的事,要是你们的婚事早一年,也无所谓,想怎么样也行。没人误会的。”最后一句可以说是肺腑之言了,紫鹃也只能谢过他回去了。这天紫鹃去看林黛玉,林黛玉已经显怀了,她打发其他人出去,雪雁听了直接拿了针线,关了雕花门。在门口做针线守着,很有当年她们还在贾府的时候的习惯。紫鹃不禁想笑,可是林黛玉的话。让她马上笑不出了,林黛玉说:“外子明天就要搬到城外军营里去了。”紫鹃困惑:“为什么要去城外军营啊?禁军他们直到出发前,也没封闭在军营里。”林黛玉推测:“可能因为禁军毕竟都是现役军人,不用突击训练吧。”也就是说现在要把柳芳这样没受过军事训练的少爷们也拉上战场了?战事紧张到如此地步了?像柳芳这样的翩翩君子,标准的文士。却要拉到那修罗场去拿刀枪拼杀,别说林黛玉了。就是紫鹃也想象不能。难道皇帝先生想要借这场战争把这些不做事的闲散勋贵子弟都消灭掉?紫鹃很不放心的看着林黛玉,正在想如何安慰才是,一时还真想不出来。别看紫鹃慷慨激昂的把丈夫送走了,但是柳芳又不是卫若兰这样的职业军人(虽然通常不务正业),家属本来就应该有“古来征战几人回”的觉悟。还是林黛玉说:“其实从战事一起,我们就有这个准备了。他开始还不想告诉我他们也要编入现役,可是还是让我知道了。渴饮刀头血,夜枕马鞍心。我只是不太能想他怎么受得了这样的生活,不过我想了又想也想通了,别人可以的,他自然也可以的。你们能接受丈夫出征,我也一样能的。”紫鹃心疼的看着林黛玉,发现林黛玉从表情到眼神都平静如水。林黛玉这个女子,虽然弱如蒲柳,谁又知道她其实内坚如玉。紫鹃问:“柳爵爷怎么说?”林黛玉的右手拂过小腹:“他昨天找了个卦士来,算着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儿子。他说他就放心了。”她的柔荑停在小腹上:“他说,作为天生荣华富贵的勋贵子弟,本来就应该有这个觉悟的,有这么一天的时候,就必须去。”卦士,儿子?每个人出征前都做好最坏的打算啊。紫鹃真心的期望这个卦士算的是真的。好在,皇帝陛下并非是想要借这场战争把这些不做事的闲散勋贵子弟都消灭掉,所以只是把他们圈起来封闭训练罢了。在他们没有熟悉军事或者战斗之前,好像不会派他们去前线。当然如果情况恶化到一定程度就不一定了。这一批开赴前线的是小谢他们这批正规军。从给卫若兰送行之后,紫鹃就没见过小谢了,据谢楷的说法,他忙的连家门都快没工夫进了,不过忙什么,谢楷从内心到实际年龄都还是个标准的孩子,自然不知道。没想到再听到他的消息就要上战场了。谢楷说,皇后娘娘为这此,把眼睛都哭肿了,但是小谢坚持请缨,一定要去,最后皇帝还是批准了小谢。小谢是个聪明人,看问题长远,所以他知道如果他这次借家族之势逃避了战场,那么这就是他一生的污点,会成为日后政敌攻击的把柄。只是真到了战场上,刀剑无眼,你的长谋远略又有什么用。可是现在劝也晚了,皇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收回成命了。紫鹃只能叹口气,下次上香的时候。也替他求求平安吧。小谢他们这批援军刚开拔,不知道是为了鼓舞士气什么的,卫家的判决就下来了——诛灭九族。紫鹃听了都不禁摸摸自己的脖子,她不认识那些卫家的人,可是那里面有很多女子是和她一样的嫁给了姓卫的男人,就此招来了杀身之祸。卫家被诛灭了九族,而卫元帅却是被表彰的大义灭亲的有功之臣。可是卫元帅一脉也一样灭绝了——甚至可能有他异母弟弟的功劳,那么谁给卫元帅夫人养老送终,谁主持安葬卫元帅父子?这都是问题,不过皇帝先生正好看见眼睛的红肿还没消下去的皇后。就想到人选了。人选当然是皇后娘娘的表兄卫若兰了,他既然逃过了卫家一劫,也该用上其他派场。一边搂着歌女出身的美貌妃嫔。一边算计皇后娘娘表兄弟的利用价值的皇帝先生想着,卫若兰被逐出家族的罪名不过是娶了个出身低微的女子罢了,也不算什么严重问题,何况据军报,他在军事上颇有才能。屡立奇功,也该笼络起来。所以卫家九族被处决前一天,又降了一道圣旨,让卫若兰重返族谱,过继给他伯父卫元帅为嗣。这圣旨是降给卫若兰的,但是卫若兰还在边境打仗呢。接圣旨的时候,固然能鼓励将士们学习卫元帅建功立业,死而后已——死后还有厚待的。但是要想达到京城里人也了解皇帝陛下的宽厚仁慈的效果。皇帝大人又有办法了。皇帝先生又降了一道圣旨,居然是给紫鹃的。皇帝陛下承认了她做为卫若兰妻子的身份,又让卫若兰重返家谱,那么紫鹃就有主祀奉苹蘩的资格了。当然人家不是为了她的资格,是让她去代替丈夫迎回卫元帅夫人和元帅父子的尸骨的。紫鹃看着发还给她的族谱。从卫若兰祖父一辈之后就被整个毁去了,新补上一页。卫元帅就成了他父亲的独子,而卫若兰又记在了他伯父卫元帅名下。幸亏卫老太爷的妻子记录里,三任妻子都在。可能因为第一任是卫元帅的母亲,自然要有,第二任保留的原因不太可能因为是卫若兰的祖母,而估计因为她和卫力扬关系不和的很有名。第三任那个年纪比卫若兰父亲还年轻的卫老夫人,在听说了比自己年纪还大的庶子的罪行,认为自己愧对卫家列祖列宗,就一头撞死在正房柱子上了,皇帝亲口说节烈,不与追究教子无方治家不严之罪。不管怎么样,她居然能拿着族谱进祠堂了,紫鹃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因祸得福,于是爱情剧变成了励志剧?当然不能白让你变成励志剧女主角,你要给皇帝干活才行。于是紫鹃终于要出发去鹏城了。临走去林黛玉那里辞行,连柳夫人都震惊了:“你一个女人怎么承担迎回卫元帅父子遗体的事?”有什麽不对么?我接旨的时候,完全没压力啊。紫鹃想了一下,好像我一直把我自己当男人用,后果是别人也把我当男人用,现在连皇帝都学会了。难道因为那些那把投胎弄错的什么神仙,不会也同时弄错了自己的性别吧?林黛玉却问:“那边不会危险吧?”紫鹃只好信口开河:“怎么会危险啊。那鹏城在前线后方呢。”不懂军事的林黛玉和柳夫人都信以为真。其实是怎么会不危险啊。危险也得去,好在有官方认可之后,也得到官方的保护,这不,紫鹃有了专门的官方保镖,享受一次大人物的待遇。不过到了一个叫细柳营的地方,保镖头目去见了当地驻军,回来和紫鹃“商议”,因为敌军骚扰频繁,所以他们应该等明天和军队一起出发。这个不用商量也是一样的结果,紫鹃又不是不要命了,自然只有接受一条了。好在紫鹃难得运气爆棚,居然一路安安稳稳的就到了鹏城。进了卫府,见了卫夫人。这卫夫人的症状类似卫若兰刚听到卫元帅战死的消息之后的情况,当然只是类似,卫夫人其实是有知觉的,她的身体基本没问题——除了本身的弱症,但是她却每时每刻都在魂游天外。所以显得木木呆呆的,好像病倒了。不知道怎么被人炒作一下,她就成了已经病入膏肓了。既然还活着,没身体上的大毛病,紫鹃就放心了,可以把卫夫人和卫元帅父子的遗体一起带回去了。紫鹃因为要接走卫元帅父子的尸骨,所以不得不和被江随云叫做疯子的守将闻人均打交道。这闻人将军相貌端正,一表人才,而且礼数周全,言谈有物。你说看来是江随云造谣。可是紫鹃还是发现了闻人将军温文尔雅的表情之后,眼睛里不可控制的闪过的疯狂。疯子也好,谦谦君子也好。反正紫鹃也就打这一次交道,也没什么关系。倒是觉得这闻人将军对卫元帅还是很敬佩的,对紫鹃这样走了大运居然从狐狸精变成卫家主妇的女子,也没什么歧视。所以后来听说闻人将军在某次战役中英勇殉国,紫鹃还是很有几份惋惜。一路辛苦倒是无所谓。只是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实在难过。不过可能卫元帅英灵保佑,总是平安无事的回到京城了,然后给卫夫人延医诊病,安排卫元帅父子的葬礼。卫家下仆也都处理了,现在是不知道从哪里凑出来的一批给紫鹃用,大家也没个磨合。就要办这么大的事。好在卫元帅一脉的财产还在,卫若兰自己的财产都在紫鹃手上,所以银钱上头还容易。还有皇帝赏银呢,不过只是个体面风光,其实起不了多少作用。办事是紫鹃的特长,所以总算风风光光的料理了卫元帅父子的后事。那些大人们看着葬礼的情况,对紫鹃的成见略小了一点。虽然是来历不佳,也不名正言顺。但是总算能尽忠职守的办成事。紫鹃忙活完卫元帅父子的葬礼,才顾上别的。柳芳他们已经调走了,柳芳做的是后方的文职,林黛玉也不算担心,再说她也没有精力担心了,因为她的预产期到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推迟了四五天才有了动静。紫鹃得了消息赶去柳府,好容易等到产婆出来说:“恭喜贺喜,是位小公子。母子平安!”紫鹃才发现她把自己的手指都拧的抽筋了。据说刚出生的婴儿都很难看,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紫鹃的偏见,紫鹃看着这小小的婴儿感觉挺漂亮的,皮肤雪白,头发很黑很密,眼线很长。紫鹃以为她不喜欢小孩子,可是现在见到这个婴儿,才发现孩子是很美好的,一种新生的希望,那是一种从心底升起的力量。前线的战报总是起起落落,紫鹃等待的心也跟着起起落落。直到林黛玉的儿子的百日酒前后,前线的战况似乎才出现了转机,开始像有利我方的方向发展。等林黛玉的儿子开始姗姗学步的时候,胜局已定。终于在林黛玉的儿子刚开始牙牙学语的时候,各路军队凯旋了。之前这段时间里,无论是紫鹃还是林黛玉都没收到阵亡的通知,倒是偶尔还有封家书。柳芳倒是危险不大,家书不少。不像紫鹃家那二货,一直拼杀在第一线,出生入死,还不记得给紫鹃来封信,真是确定了自己活着,就有紫鹃等着,自己死了,有紫鹃守寡了不成?不管怎么说,直到现在她们才能确定各自的丈夫都没死,也没落下终身残疾的伤。紫鹃都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来个喜极而泣什么的,最后发现她一点不想哭,她更愿意快快乐乐等卫若兰回来。小谢也平平安安的,谢家终于松了一口气,别说小谢的父亲和妹妹,根据谢楷的话,谢二老爷经常为某份战报而担心的整夜无眠——除了感情,小谢明显是谢家未来最大的希望,看谢楷的呆萌状况,也可以说是唯一的希望了。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幸运,古晴川,那个经常来往卫宅,最早叫紫鹃嫂子的卫若兰的发小,活泼热情的少年,就永远把生命留在了边塞。而像古晴川一样的军人又有千千万万。他们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一个家,家里有等待他们归来的家人。明亮的灯,期盼的人,却再也等不回那熟悉的身影了。月亮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所以紫鹃不得不说自己实在是幸运的,卫若兰全须全尾的回来了,而且立下了赫赫战功的回来了。红楼梦小说上说卫若兰是“才貌仙郎”,紫鹃还困惑过,貌还算有的,可是这才在哪里?就是个二货么。真没想到居然落在这里。田中曾经阐述过一个道理:军事才华不像别的才华,必须有显示的机会,否则这个人是看不出是人才的。卫若兰显然就是这种,要是没有机会上战场,他一辈子就连他老婆都认为他就是个安全无害的公子哥了。有才华,有机会,就有战功,还有背景?——就算卫元帅没有遗泽,还有谢家呢。皇帝老儿泡多了各路来历不明的美女,总多少对皇后有点歉疚吧(起码得让皇后这么认为他真的有),所以厚待一下皇后的家族,也无可厚非。何况卫若兰和小谢这次可真的是真刀真枪拼出来的血染的功勋垫着呢。战争还有一个结果,就是从官员到士兵的减员。战后不需要那么多军队,士兵可以不补充,但是官员古今中外从来没有空缺的,所以有伤亡,就有位置,就有升迁的机会,所以卫若兰现在的官职,紫鹃自己也不得不怀疑穿越真的馈赠金手指功能了。好吧,等多年之后,紫鹃穿上一品夫人的诰命服的时候,除了感慨一下这衣服也太难看了,还不得不相信世间可能真有金手指,要不怎么她被爱情冲昏了头,选了最不可能翻身的垃圾股,现在怎么却混成万人艳羡的股神了。于是一部求生记,续神奇的变成了爱情大片之后,现在看完了才发现原来是励志剧。(完)明天上番外——————————————————————终于完结了,谢谢大家一路一来的陪伴与支持!谢谢大家包容我的任性和懒惰。因为我“银灯照锦衣”这个笔名签给其他网站了,(是我的老东家,我就不写其他网站的名字了,有兴趣的朋友自己搜一下吧,我已经在那边开新书了《朱门绮户》。)我以后在的笔名用“鎏金镜”。(和我天涯的笔名一样,我在那边写点治愈系的轻松灵异小故事)最后再谢谢大家给我的粉红和打赏支持。并且再次郑重声明,不要给我打赏了,我的福利没有了,收不到的。再次谢谢大家一路相伴和支持!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