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长相守 > 第334章 番外 明日香 2

第334章 番外 明日香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酒会一结束,他黑着脸回到家中,却发现小红不但取走了所有的行李,保险箱里也空了——他平时总给她放些零花钱。因为愧疚,他今天早上特地在保险箱里放了十万元现金,她给他留了一张纸:别找我,我不相信你,我要生下富贵。
  俞长安霎时手脚冰凉,感觉全世界都疯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冲到许星美家里,还好许星美没有睡,披着一头柔软的长发,穿着睡袍给他开了门,板着俊脸说道:“深更半夜的,你发什么神经?”
  有个漂亮女人穿着极薄的真丝睡衣,从浴室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出来,“星美,这么晚谁来了?”
  那女人的真丝睡袍微湿,直把魔鬼身材暴露无遗,看到是俞长安,立时冷了脸,冷哼一声,走进卧室。
  这一哼,俞长安倒认出她来,原来这刚沐浴的性感女神竟是许星美的那个傲娇助手,不觉也愣在当场。想不到白天里古板冷漠的眼镜妹身材这般火辣。
  有人不悦地咳了一声。俞长安听出许星美的不悦,便转头对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心想,一直以为这许星美是个gay,原来性取向还相当正常。
  他是孟颖的蓝颜,孟颖对俞长安说过许星美曾经追求过她,但许星美却说是孟颖先追求的他。俞长安到现在也没弄清这两人是谁先追的谁,反正最后这两人处成了铁哥们儿。这个许星美对谁都是冷冷淡淡的,只有看见孟颖时笑靥如花,而俞长安也从许星美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中看出他对他的鄙夷。
  可是,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态度,要知道,孟颖周围的朋友都反对他们结婚,因为孟颖是一个留洋镀金的海龟,家境殷实,而他只是一个走出大山的土孩子。
  他同孟颖相识是因为相亲,那时的他是真心爱孟颖的。婚礼上许星美是司仪,虽然含笑帮着孟颖和他迎来送往,可是却正眼也不瞧他和他家的亲戚。
  咦?他怎么依稀记得那时是一家叫宝贝婚庆公司主持的,主持司仪是个小姑娘?也许当时有两个司仪吧,毕竟是十年前的事了。
  孟颖出事后,许星美是第一个陪着孟颖父母一起过来的朋友,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对俞长安拳打脚踢或是高声谩骂的。
  
  可是孟颖手术刚做完那阵,有一次长安值夜,深夜无人时,许星美披着头发潜入病房,痴痴地看着沉睡中的孟颖,伫立良久,半天才狠狠地骂了一句:“你个傻逼。”
  然后流下了一长串眼泪,此后许星美对自己的眼神里的鄙夷更深。俞长安忽然有了抬头的勇气。原来这个许星美喜欢吃窝边草,而所谓的窝
  边草一般都不会长久,这跟他也没什么本质区别。“你来干吗?决定放弃财产啦?”许星美一屁股坐在对面的真皮沙发里,不无嘲讽道。出众的五官隐在七星烟雾中。
  他忽然想起当年蜜月旅行时,同孟颖坐在黄山巅上看云雾缭绕中璀璨的星空,他陶醉在美丽的星空和美妙的爱情中,可是孟颖却忽然对着星空眯眼道:“星美这厮,赶上好爹娘啊,取了个好名字。”
  俞长安收回思绪,一腔话语给生生噎了回去,闷闷不乐道:“你怎么就算准了我要放弃?”
  许星美摁灭烟头,用戴维杜夫的打火机又点了一支烟,淡笑道:“你妈早就巴望孟颖生个儿子给你们余家传宗接代,可是你和孟颖都忙于工作,那小红不是她故意介绍给你的吗?”
  俞长安一下子脸红了,“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你要骂就骂我吧,别扯上我妈。”
  许星美也不辩驳,只是轻哼一声,“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俞长安正要开口,却见沙发旁边的柜子上摆着一张照片,是许星美和孟颖的合照。许星美穿着休闲白t恤,一向清冷的俊脸上挂着一丝柔和的淡笑,他的左臂自然地勾着孟颖,坐在草地上,孟颖怀里抱着一个面色略显苍白的女孩子,女孩子脸上挂着笑容,小眼睛却显得有点忧伤。
  照片落款写着:“2010年,明颜颜十二岁生日。”
  “这个女孩子是?”
  许星美头也不回,淡淡笑道:“这是我和孟颖共同助养的汶川孤儿,家里七口人就剩她一个,那时她才十岁,叫颜颜。”
  “她姓明啊?”
  “她跟阿颖原来的姓。”许星美一怔,微歪头道:“你难道不知道,阿颖本姓明,是孟非老先生收养的孤儿?”
  许星美看了俞长安几眼,缓缓道:“她的亲生父亲是上海的大资本家,叫明修堂,母亲辛柏青,是当时上海滩颇有名气的评弹演员,在大世界的艺名叫辛如玉,他们在‘□□’时期受到迫害,辛如玉受不了,开煤气自杀了,就在当年他们愚园路的老宅里。那个年头,在愚园那些小洋楼里,每天都有大资本家被红卫兵给抬着出来,所以也没有人当回事。”
  许星美吐出一个烟圈,继续说道:“可是有一个红卫兵是辛柏青的戏迷,很同情他们的遭遇,便私放了明修堂,走的时候阿颖大哭起来,明修堂只好把阿颖托付给那个红卫兵,也就是阿颖的养父,孟非叔。”
  “为什么她从来不跟我说呢?”俞长安忽然感到一丝难受。今天已经有两个人告诉他关于他妻子的故事,可是结婚五年来,孟颖对他只字未提。
  许星美一笑,“孟非老先生一直对当年参与逼死辛如玉的事很内疚,也因为当红卫兵的历史差点被开除党籍,即便是因为时代原因,被生父抛弃又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不会时时拿来说道。
  “明修堂逃到香港后,依靠老本行钢铁生意发了迹,创立香港光辉财团,后来又从政,现在是蓝营的骨干,孟颖也不想让明修堂对立阵营的人知道,不过昨天我听明伯伯说要参加上海财富论坛,顺道要来祭一祭孟叔,你到时候可以见见你的亲亲老泰山。”
  俞长安一拍茶几,冷冷道:“原来经常到家里来的明伯伯就是明修堂,怪不得颖总是带爸妈去香港,原来是去看亲爹。”
  “明修堂在香港早已续弦生子,她自然不会认祖归宗。她也知道你一直很在意你们两人悬殊的背景,自然更不敢对你说了。她对我说过,虽然你满身缺点,可骨子里你是个有自尊和讲义气的人,所以结婚后她没有向明修堂和孟伯父要过一分钱,”许星美给俞长安递来一支烟,俞长安木然地接过来,低头看着那支细巧的烟,没好意思对许星美说其实他只抽中华的,却听许星美的声音冷了下来,“她这个傻逼这辈子活着就在想怎么哄你高兴,维护你的形象,保护你的自尊,从来就没明白你一直想着的却是怎样能在经济地位上压倒她,多赚些钱贴补你家里的那些个穷亲戚。除了怕她多花钱以外,你什么时候去关心过她的心思呢?你妈老是怪孟颖肚子不争气,可惜她老人家不知道她的好儿子忙着赚钱包女人。”
  “你住口,颖不是傻逼。”俞长安一下子站了起来,愤怒道:“你们为什么一直在指责我呢?你们都说是我害了孟颖,我、我的确错了。”俞长安艰涩道:“我是真心爱颖的,可是我们结婚头一个月,我就明白了,我们不适合,我、我也努力过,可是、可是……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你们以为只有颖被我毁了吗?还有我,还有小红,我们都被毁了……”
  俞长安一下子流出了眼泪,哽咽地说着这几年心灵的煎熬。他成宿成宿地睡不着觉,因为愧疚,他逼着小红去流产,接连杀了自己三个孩子,而如今陈小红已经带着肚子里的第四个孩子离开了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