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权谋:升迁有道 > 权谋第2272章

权谋第227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曼倩的心就碎了,她冲下来,泪眼婆娑的看着萧博翰,扬手甩了萧博翰一巴掌,指着萧博翰,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萧博翰就站起来,他强忍着对苏曼倩的愧疚和心痛,没有再看苏曼倩一眼,就转身走了,他必须咬牙挺过这一关,这是很关键的一关,萧博翰心里很清楚,其实苏老大并没有倒下,只有用苏曼倩才能真正的让苏老大倒下,这或者才是萧博翰第一次的利用苏曼倩,用她,用苏老大对她的爱,来彻底的击垮苏老大。
  
      走到了门口,萧博翰又突然的站住了,转过身来,冷冷的说:“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们,你们自己的那个矿山在明天就会被关闭,因为它有很多问题,再想让它从新运转,恐怕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有我在,你们花多少功夫,我就会用同样的功夫来抵消你们的努力。”
  
      说完这些,萧博翰真的就走了,客厅里本来还有几个苏老大的保镖在,但他们在听到了萧博翰和苏老大的一席对话后,他们都沉默了,其中的几个,还可怜巴巴的一直目送着萧博翰的离开,对他们来说,苏老大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了,他还有没有钱在以后给自己支付薪水呢?
  
      萧博翰走了,带着苏老大的绝望走了,留下黯然伤神的这一对父女,苏老大在这个夜晚一直都没有睡觉,放在几年前,他是绝不会让萧博翰活着离开的,但岁月催人老啊,现在的苏老大早就没有了当年那种力拔山,气盖世的锐气了,他像所有的老人一样,剩下的是有无奈的沮丧。
  
      第二天苏曼倩没有去公司,她一直陪着老爹,她不愿意去面对那个让自己断肠的人,但就算是躲在家里,他们依然没有躲过萧博翰的打击,他们当初合并是唯一没有合并进来的一座石膏矿,今天也出事了。
  
      工商,税务,公安等好几个部门联合进驻了他们的石膏矿,没有用态多的时间,他们就很专业的找到了好多个可以停矿整顿的原因,从安全管理,炸药丢失,到偷税漏税,污染环境,总之,随便那条都可以让这个矿成为一座废矿。
  
      要是放在过去,这都是很小的问题,苏老大也许只用一顿饭的代价,就可以全部搞定这些事情,但时过境迁,今天的苏老大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威势,何况在这一切的背后还有萧博翰。
  
      苏老大眼圈因为昨天的熬夜已经变成青紫色了,眼球血丝一片,看着在痛苦中的女儿,苏老大心如刀割,他不仅失去了所有,还给女儿带来了终生的痛苦,这是最难以忍受的。
  
      慢慢的,他的眼中显出了疯狂的光芒,他告诉自己,或许自己应该回光返照一次,就这一次。
  
      在苏曼倩上楼之后,苏老大的脸上又恢复了一种冷酷的坚定,他冷冷的拿起了电话,说:“雷刚,我想和你做一笔生意,当然是大生意,用我的一座矿,换取一条命。”
  
      萧博翰没有想到一场对自己性命攸关的协商已经在俏销的进行,他还是在等待着,等待历可豪他们和台湾那个老板商议着购买铜矿的事情。
  
      但苏老大和雷刚的生意已经成交了,雷刚带着手下的弟兄找到了萧博翰,他们的见面是在郊外的一个水塘边,今天的天气很好,所以萧博翰像往常一样本来是准备好好的钓钓鱼的,不过在他刚刚坐下还没多久,就从身后的山凹里涌出了很多人,雷刚自然是首当其冲的。
  
      萧博翰带来的保镖并不很多,这突然的状况让他们有点手忙脚乱起来,聂风远第一个个反应过来,他用他的身躯护住了萧博翰,手中不知道何时也多出了一柄寒光闪闪的砍刀,其他人就呈扇形,排列在了萧博翰的身前,不过他们的人还是太少,六七个人根本就对雷刚无法形成相应的威慑。
  
      雷刚一步步的走近了萧博翰,在两人都凝视着自己,就这样足足的看了有十多秒的时间,最后两人的眼中和嘴角都慢慢的出现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到底还是变成了两人的朗声大笑,笑声在山谷中不会的回荡。
  
      萧博翰制住了笑,说:“你来了?”
  
      “我来了。”
  
      “一定是给我带来的好消息吧。”
  
      “那是肯定的,”说话中,雷刚从怀里掏出了一叠纸来,递给了萧博翰,又说:“这是苏老大给我的矿山转让协议书,而且还是公正过的。”
  
      萧博翰接过了那个协议,并没有去看一眼,说:“现在来看,苏老大什么都没有了,我是不是应该马上给他去个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呢?。”
  
      “那是必须的。”
  
      “好吧,那就这么办吧。”萧博翰拿出了电话,给苏老大通报了这个消息。
  
      三天之后,消息传来了,苏老大在最后一点希望被萧博翰彻底的粉碎之后,终于熬不过去,他自杀了,是在自己的床上割腕自杀的,据说当时并没有留太多的血,或者他本来血就不多吧。
  
      而台湾人的那个铜矿最终萧博翰并没有拿到,史正杰出了一个比他更好的价格和条件,台湾人听说已经走了,史正杰也开始动工修建通往矿山的道路了,这让萧博翰公司的人都很郁闷,大家花费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和精力,最后却让史正杰拿下了铜矿,想一想都很不爽。
  
      但萧博翰一如往昔的平静,今天他还参加了苏老大的葬礼,葬礼是在一个小雨中举行了,
  
      一到这里,萧博翰就看到苏曼倩,她正哭得泣不成声,将整个气氛活生生演绎得撕心裂肺,萧博翰再也顾不得史正杰了,他也禁不住泪眼朦胧,他不是为苏老大在伤心,这一点是肯定的。
  
      一个并非正宗的道士正在做法,这是一个年过六旬的眼镜老头,大概是当地在这方面已经不可多得的一位在家居士吧。老道人的锣鼓敲得不错,字也写得过去,他用彩纸足足写满了二十四孝的每一个典故,又用白纸置了一副长长的挽联,好一副凄婉动人的场面。
  
      萧博翰面对苏曼倩,什么都没有说,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知道苏曼倩的恨,也明白苏曼倩的怨,任何的语言都是无法去安慰一个刚刚失去父亲的人,这样的滋味萧博翰也尝过。
  
      看着苏曼倩,萧博翰有了一种空虚和寂寞的伤感,这就是自己所要的结果?
  
      自己这些年来,为着这一天一直在奋斗,每当自己受到挫折,倍感沮丧的时候,也总是用这个遥远的目标激励自己更加坚强,现在这个目标已经完成了,自己却没有感受到多少快乐和欢欣。
  
      苏曼倩在萧博翰上香的时候,面无表情的给萧博翰回了一个礼,仅此而已,从苏曼倩的眼光中,萧博翰看不到一丝人间烟火的气息,他只能低头离开了。
  
      今天的人并不多,除了萧博翰,史正杰也参加了这个葬礼,不过就算这柳林市最大的两家大哥都来参加了葬礼,葬礼依然显的冷冷清清的。
  
      人走茶凉,世态炎凉,这就是江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