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异世流放 > 第20章 番外 十

第20章 番外 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严默在见到原冰前,心里有点尴尬,他出来时是抱着两个目的:救人和杀人。
  
  但在确定抢走原冰的人真是殊羿时,他竟然在心中产生了不知如何是好的犹豫。对他来说,殊羿与其说是敌人,更像是一个远方的好友。
  
  可原冰更是他认可的自己人。
  
  两个好友,其中一个抢走另一个还强迫了他,他该怎么办?
  
  论关系,他和原冰更近,心理上自然会偏向原冰那边。
  
  可从政治关系上看,干掉殊羿对于九原没有任何好处——虽然这样想很势利,但事实就是如此。
  
  如果殊羿对原冰不好,那么什么都不用说了,哪怕和鼎钺开战,他也会干掉殊羿为原冰复仇雪耻。
  
  可是……从动物昆虫们传回的消息,这两人的情况似乎和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这也是他们跟在后面没有立刻追上去的最主要原因。
  
  如果是一味压迫的关系,他们跳出来是救人。
  
  可如果两人之间已经产生感情或者正处在一个比较微妙的状况下,他们跳出来不但会让原冰尴尬,还会让两人之间微妙的情分滑向不可知方向。
  
  这个世界和他曾经待过的世界从三观上就不一样,很多部落部族至今都还在用非常原始的方式寻找配偶——比如看到中意的能一棒子把人砸晕给扛回去。在外面看中某个人抢回去慢慢养熟,或者直接用东西交易看中的对象,在他们的观念中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而被抢被强迫的人也都认可这种道德观,因为他们自己和他们的亲人们有可能也会成为抢夺他人的一员,他们教育孩子也会这样教育。
  
  就连比较先进的九大上城,他们很多人也是要么盲婚要么哑嫁,很多配偶第一次见面都在新婚之夜,难道他们就愿意了吗?不过也是变相的强迫,然后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安排,逼着自己去适应生活罢了。
  
  九原虽然在慢慢改变大家的这种固有观念,但九原建立时间毕竟还短,这个世界很大,想要在短时间内让大家接受“友好交往、先爱后婚”的观念,还有不小的难度,这需要时间去一点点影响和改变。
  
  这时候你跟这个世界上的人说要得配偶得先谈恋爱,对方只会回你一个懵逼的眼神:啥叫谈恋爱啊?哦,喜欢就是爱啊,那我看中他,把他带回去不就是爱上他了吗?得先谈?那我把他带回来再谈不也一样?
  
  原战对爱情的说法更是嗤之以鼻,他觉得一个人真正打算养另外一个人一辈子,并且只养他和他的孩子,自己饿肚子都不会让他们饥饿,就是最高的爱情表现。
  
  原战也担心原冰,但只是担心他的生命危险,在他看来原冰有可能被那啥就跟被揍一顿的侮辱差不多,到时候找到人再把人狠狠揍回来就是,甚至他还觉得如果抢走原冰的人能看中原冰反而对原冰有好处,至少他们在短期内不用担心原冰的生命会有危险,如果那个抢人的有担当些,原冰也不会饿肚子。
  
  对,在原战等人看来,饿肚子和死亡才是最大的危险。
  
  原战敢把他对两个情敌的阴暗心理摆到台面上,完全无视他曾经教育小孩们的伙伴宣言,硬是故意拖延,故意在给两人创造更多的相处时间,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认为原冰没有危险。
  
  严默将心比心,心理上其实并不认同原战的某些看法,他甚至不愿意原冰因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进而和殊羿产生感情。就因为他和原战纠结了这么长时间,他不希望原冰也走他的老路,也许原冰和他心境和想法都不同,但他想,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得了躺在另一个男人身下,除非他天生就是零号。
  
  他希望原冰就算和殊羿发生感情,也是在他的能力能和殊羿并肩,能和殊羿平等对话,想揍殊羿就能把殊羿揍个半死以后。至少他能接受原战,也是在他能和原战实力抗衡后。
  
  所以当他得知原冰和殊羿进入一个部落,好几天都没出来后,就无视原战的各种拖延战术,强硬地和九风飞了过来。
  
  原战看无法再拖延,也只得跟了过来——他心里其实很不爽,他以前腿部受伤,受了原冰不少欺压和嘲笑,后来原冰还敢肖想他的默,平时也老是刺激他,他一直想找个机会报复回来。这次听说原冰有可能被人压,他是真正抱着看笑话的心来的,甚至他都想好了,只要原冰没有危险,等看够笑话,他再借口帮自家高层出气,把另一个不顺眼的家伙暴揍一顿,嗯,如果能杀死就更好!
  
  你看,多好,简直一箭双雕!原冰的牺牲也没有白牺牲。
  
  可惜,他家祭司大人却认为他对原冰的单方面报复应该到此为止,还教训他做首领就不能这么小鸡肚肠。
  
  原战郁闷死,他想说以前的原冰真的很可恶,可是感觉这样告状的自己很不男人,就只能忍住了。
  
  因为忍得太痛苦,原战把那份准备好的聘礼兼嫁妆单子拿出来,又增增减减了一番。
  
  *
  
  原冰终于再次见到了他的酋长和祭司大人。
  
  不过在看到原战那张似笑非笑的欠揍脸后,原冰就立刻生出一种永远都不想再见到此人的绝决想法。
  
  妈蛋!这人肯定在嘲笑他,每天说不定都是笑醒的!
  
  原冰掉头就走。
  
  “喂,冰,你去哪里?”严默愣住,站起身叫。难道事情和他想象得完全不一样?原冰和殊羿两个真的是两情相悦?如今是担心被拆散,所以一见到他们就想跑?
  
  殊羿用最快的速度让开通道,但原冰在走到他面前时又硬生生止住脚步。
  
  他差点就上了那个混蛋的大当!
  
  原战那厮肯定早就料到自己不想看见他,他故意做出那副表情十成就是为了刺激他,如果自己真的从此不再回九原,那才是真的称了他的心,如了他的意!
  
  啥都不说了,回头吧!
  
  如果自己的存在能膈应那家伙一辈子,那他就一辈子待在九原,死也要老死在他面前!
  
  看到原冰又掉头走回来,原战的脸立刻拉得长之又长。
  
  原冰看他那脸色,突然就爽了。
  
  “默巫,祖神赐福,让我还能看到您。”原冰对严默行礼。
  
  严默回礼,对原冰这一来一回有点莫名其妙,但原冰看起来还算精神,身上脸上都没有什么受到虐待的模样,他也放心不少。
  
  “祖神赐福。听说你出来玩迷路了?这是被鼎钺部落的酋长给捡到了?玩了这么长时间,你也该回家了吧?冰啊,九原城离了你可不行,你不在的这一段时间,你的手下都快忙疯了,一个个天天来原战那儿哭,问你什么时候能回去。”
  
  原冰的心一下就热乎起来,甚至鼻头都有点发酸,“路途遥远,我一时迷失,不过我一直在寻找回家的路。鼎钺酋长也准备帮我,您说是不是?酋长大人!”
  
  殊羿一点都不打算配合,“捡到了就是我的。”
  
  原战挑眉。
  
  严默捂额。
  
  原冰嘴角抽搐,“放你爹的屁!”
  
  好吧,之前一团和气的假象到此全部撕破,想要让脱离野人没多久的原始战士们现在就体会到政治的虚伪还有不小的难度。
  
  “把他给我。”殊羿看向严默,这位是直接忽视了九原老大。
  
  但他显然问错人了,如果他问的是原战,说不定原战真能拿出某神秘单子跟他谈条件,找严默,那跟自己找钉子撞没什么二样。
  
  严默对殊羿感觉复杂,他对这位酷哥多少有点欣赏,之前也算数度合作愉快,比起之前的那位鼎钺酋长,殊羿在鼎钺当老大,对九原、对鼎钺,乃至对整个东大陆都有莫大好处。
  
  现在的东大陆还经不起大型战争,有角人虽然退回去了,但不代表他们就此死心,更何况还有着天外魔神这把不知什么时候会降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严默和原战现在对东大陆的政策就是修生养息、培养和壮大各族的有生力量,为此,他们宁愿不在表面上统一东大陆,而是选择了更加和缓,也更加隐秘的潜移默化策略。
  
  等到东大陆都开始使用九原的文字、九原的物品、九原的战士训练法,等到东大陆到处都铺遍九原修的道路,等到各地各族都以把最优秀的子弟送到九原学习为荣,等到大家有什么事都来找九原调和和帮忙后,到时可能都用不着九原特意派出军队去攻打谁,整个东大陆都会归于九原旗帜下。
  
  当然,如今说这事还早,潜移默化也才刚刚开始。
  
  只不过严默没想到他家原冰大人出去度个假就能把他们九原最大的假想敌给招惹了,招惹的还偏是他们的老大。
  
  严默不可否认,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真的生出了把原冰送给鼎钺和亲的冲动,如果这能让鼎钺和九原修好几十年的话。
  
  还好!自从有了儿子后,默大人一颗干硬残忍冷酷没人味的老心也柔软了不少,比起可见的利益,他还是稍微偏向自家人哒。
  
  所以听到殊羿的要求,严默一边露出理解的和蔼笑容,一边没有丝毫商讨余地地回:“原冰属于他自己,我虽然是九原的祭司,但我并没有资格把他送给谁。殊羿酋长,你知道我们九原没有奴隶一说。”
  
  殊羿立刻反应过来,“我没有把他当奴隶看。”
  
  “哦,那请你不要再跟我,或者跟我们九原任何一个人说:把谁给你。九原任何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无论是九原首领还是他的父母家人,都没有资格把谁送给谁。”
  
  “那要怎么样,你们才肯让原冰留在鼎钺?”殊羿发现自己现在看严默已经没有以前那种冲动,他还是很喜欢这个人,如果能得到最好,但已经不是那种想要占有一切的得到,而是希望对方能来做鼎钺的祭司,给鼎钺带来祖神的赐福。
  
  “这要看原冰自己。”严默正色道:“殊羿酋长,我能问你为什么要让我们的冰留在你们鼎钺吗?”
  
  殊羿不假思索地回:“我想要他做我的伴侣,他会是鼎钺唯一的酋长夫人。”
  
  原冰翻白眼。
  
  原战在一边打哈气,真的,泪水都溢出来了。
  
  严默暗中瞪了眼原战,你够了!
  
  原战稍微坐正了点。他真搞不清楚他家祭司大人为什么要把事情搞这么复杂,如果不想让原冰留下,那他们直接抢人走路,相信这里所有人加起来也无法留下他们。如果想要用原冰交换利益,那么就直白地谈,而原冰对于九原的忠诚也会让他以九原利益为先,就算他心里不愿意,只要他和严默开口要求他留下,他一定会留下。
  
  你看,多么简单的事?
  
  严默看向原冰,“你怎么说?想留下,还是想回去?”
  
  原冰眼睛盯向严默,尖锐地问:“您呢?祭司大人,您想让我留下吗?”
  
  严默缓慢但非常肯定地摇了摇头,“九原的任何利益都不会用任何九原人的幸福去换取,战争时牺牲的战士除外。”
  
  原冰的脸色瞬间和缓下来,“我要回去。”不是想,而是要。
  
  殊羿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没有出言阻止。
  
  严默转而看向殊羿,“殊羿酋长,您也听到了,我们的原冰想要回去自己的家乡。感谢您这段时间来对冰的照顾,如今正是最繁忙的春夏交界之际,九原城还有很多事等着冰回去做,我们就不耽搁了,冰,走吧。”
  
  “使者。”殊羿开口,当屋中三人一起看向他时,他非常明确地说道:“九原和鼎钺离友好还差一段距离,但我鼎钺有意和九原结为兄弟部落,如果你们愿意,我们两部落之间可以互派使者,不是为了交易或者其他目的偶尔来一次的那种使者,而是常驻部落里的兄弟。”
  
  原战不打哈气了,直接问:“这种常驻使者有什么权力?”
  
  殊羿似乎早就思考过,当即没有任何停顿地回答道:“交流,各种的。他们住的地方不会受战争影响,就算两部落之间开战也不允许影响到他们,更不允许杀害和绑架使者。我们两部落之间的各种交易和人员流动也可以通过使者来管理。如果九原的人在鼎钺做错事,不愿接受鼎钺的处罚,那么可以让使者按照九原的规则来处置。只要公平,双方就得接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