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不让江山 > 第四十五章 血光灾

第四十五章 血光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侯琢霸占了燕青之的床,他还在沾沾自喜中,就看到燕青之和李丢丢带着吃的回来了,于是他像个贵妇一样伸手道:“扶我起来。”
  燕青之白了他一眼,夏侯琢道:“人道些。”
  燕青之看向李叱,李叱道:“没喊我。”
  燕青之又白了李叱一眼。
  夏侯琢道:“先生虽然不是我的先生,可是书院的先生,我是书院的弟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先生又帮我换了伤药,医者父母心,所以......”
  说到这的时候他自己停下来,依稀觉得吃亏了。
  李丢丢对他举起大拇指晃了晃:“牛批!”
  燕青之觉得要是再不去扶一把都对不起这双重父亲的身份了,于是过去要把夏侯琢扶起来,夏侯琢已经撑着起来要下床了,一边坐起来一边说道:“别别别,我不用了。”
  李丢丢把饭菜在桌子上摆好,取回来的白饭如果按照十份来分的话,夏侯琢和燕青之各两份,他六份,特别自觉就分好。
  自然而然,都不用客气客气。
  三个人吃了饭,燕青之起身道:“先不用收拾,跟我出去一趟。”
  夏侯琢:“去哪儿?”
  燕青之道:“没和你说。”
  夏侯琢:“嘁......”
  燕青之带着李丢丢出了小院,夏侯琢看着那俩人离开的样子总觉得没安好心,果不其然,两刻左右之后那俩人重新出现在他视野中,他们把夏侯琢的床拆了抬了回来。
  夏侯琢一眼就出来那是他的床,因为床头上挂着一串流苏,他脸色变了变,忍着伤口疼快步过去把那流苏一把抓住,看起来极为珍重。
  这是一条配饰,应该是挂在腰带上用的,有一颗红色的珠子,不知道什么材质,看起来红的娇艳欲滴,流苏的淡紫色,和珠子配着很漂亮。
  他默不作声的回去,然后就在燕青之的床上躺下来,面朝着里边,手里依然攥着那配饰。
  “你还生气了?”
  燕青之走到床边,想了想还是应该解释几句。
  “我练功伤过腰,睡在地上的话第二天腰就要直不起来,所以......”
  “没事。”
  夏侯琢道:“不是因为床。”
  燕青之看了看他手里紧紧攥着的那条配饰,忽然间想起来什么,然后轻轻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脸上却都是歉疚之色。
  小院外边,燕青之站在那发呆,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看,李丢丢拎着他的紫砂壶走到他身边递过去:“先生,茶。”
  李丢丢看出来燕青之脸色不好,于是问:“先生是在生夏侯琢的气?”
  “不是,我哪有那么小气。”
  燕青之回头看了看屋子里边,夏侯琢那会服了药刚刚睡着,他轻声对李丢丢说道:“那条挂坠,红珠子带流苏,在夏侯琢床头的那条。”
  李丢丢嗯了一声:“我还说很漂亮来着。”
  “应该是他妹妹的。”
  燕青之长长吐出一口气后说道:“夏侯其实......很不容易,他母亲和他父亲关系也很复杂,他母亲不愿做妾在王府里受人白眼,有了身孕后就搬出来独居。”
  “后来有了夏侯琢,再后来有了夏侯琢的妹妹,名字应该是叫夏侯玉立,夏侯琢对他妹妹百般呵护,谁欺负她都不行,就因为想保护妹妹夏侯琢才开始习武。”
  “再后来,她妹妹七八岁年纪的时候丢了......那条配饰应该是他妹妹之前送他的。”
  燕青之道:“他和他妹妹,都跟着受苦。”
  李丢丢脸色也变了变:“先生,他妹妹是被人害了?”
  燕青之道:“不知道,我总觉得应该和王府里那些人有关,夏侯琢苦寻几年都没有一点消息,他为什么和江湖上的人走的亲近,也是想借助多交些朋友来打听他妹妹的下落,只是数年过去......”
  燕青之摇头:“刚刚是我疏忽了。”
  李丢丢心情也跟着沉重起来。
  人心啊,怎么会险恶到了这个地步?
  李丢丢不是这样的人,燕青之也不是这样的人,夏侯琢历尽险恶可也不是那样的人,所以他们很难理解为什么人心可以坏到没有底线。
  “回去吧。”
  燕青之道:“我平生最恨的也对孩子下手的人,能对孩子下得去手的,连禽兽都不如。”
  李丢丢记住了这句话。
  骨肉分离,那是何等的痛苦。
  屋子里,夏侯琢其实并没有睡着,他手里攥着那条流苏挂饰眼睛里都是泪水,已经打湿了枕头。
  他没有听到小院外边燕青之的话,他只是想他妹妹了。
  已经数年,不知道她还在不在人间。
  第二天一早,长眉道人从住的客栈出来,看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舒展了一下双臂,以往过惯了颠沛流离的日子,最近这段时间就显得那么清闲舒适,每一天都觉得很完美。
  他从不是一个无度之人,不然也教不出李丢丢那样的孩子,他更懂感恩,更知进退,明白现在这般生活已是得来不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